黨建工作

PARTY BUILDING TRENDS
黨建工作

論群眾路線與黨的政治建設——黨建話語闡釋學視閾下的分析與思考

來源:理論熱點 編輯: 劉玲 發布時間:2021-04-24

以人民為中心、人民至上是中國共產黨的使命擔當。政治建設作為黨建的統領,包含著黨與群、干與群、黨自身內部及黨與國家等幾個領域的關系,是黨建的核心命題。從闡釋學的角度看,政治建設專門從立場、方向、原則及規矩出發去完善黨的政治職責、凈化黨的政治生態,規制黨的政治立場,既有哲學意蘊也包含著深刻的政治學理路。處理好如上幾組關系,事關政治方向、政治能力及政治生態,其學理歸旨與現實價值都是題中應有之意。群眾路線作為黨的根本工作路線,是黨人民至上執政理念的表現,它所具有的獨特方法論意義、公信力源泉及實踐效能在政治建設中發揮著極其重要的作用。

1.闡釋學與黨建話語

闡釋學的概念緣起時指將隱晦的神意轉換成易于理解的文本或話語,之后在邏輯推理及與社會互動中發展成為了一門學問。闡釋學中有關語言的社會性被研究者廣泛關注,最引人注目的是強調語境在理解事物及現象中的重要性,及其對話語生成、轉換的影響。

黨建作為執政黨的不朽命題,其話語表達鮮明折射了黨建的時代屬性及政治學意義。回望中國共產黨的歷史,群眾始終與黨的成立、發展、壯大站在一起并全程參與,建黨前便有進步學生或早期馬克思主義組織通過創辦各種傳播馬克思主義的通俗刊物,建立與工人群眾的直接聯系,或者是共產主義小組成員利用一些傳統民間紐帶關系直接走到群眾中間去。建黨之初,黨在各地建立工會,解決工人群眾的經濟訴求,同時提高他們的政治覺悟。尤其值得注意的是,黨也開始將視野向農村下移,群眾的范圍也順勢由自身階級向其他階級擴展。黨的三大修訂黨章對黨員的來源、入黨介紹人、新黨員的候補期、自請出黨等都作了明確文本規定,同時對黨員的階級覺悟性與紀律性作出了清晰的話語表達,這實際上是對黨的組織建設的嚴謹規制,是黨建史上的一個重大決策。1925年,黨的四大明確要求加強對群眾運動的領導,并提出要把黨從一個宣傳性小團體轉變為群眾性大黨,這一目標在黨的發展史上和群眾路線形成史上都具有里程碑意義。土地革命戰爭時期,隨著革命環境的日益復雜化,黨開始注重秘密組織建設。到1929年,面對黨內泛起的各種錯誤思想,毛澤東強調開展黨內批評,厲行集中之下的民主生活。抗戰時期伴隨黨政治威信的提升及黨組織半公開與公開地位的取得,毛澤東同志圍繞黨的建設高瞻遠矚地提出“從蘇區與紅軍的黨走向建立全中國的黨”的鮮明目標,由局部的、領導革命的黨到全國性執政黨,這是對黨的方位的遠景規劃與前瞻預判。改革開放的新時期,緊扣時代主題,黨建話語的創新和轉換加快了速度,執政水平和領導水平被置于黨建首位,并在黨建路徑方面更加趨于依靠制度建設與改革效能。進入新時代,習近平總書記作出了“強國必先強黨”的鮮明論斷,強調以人民為中心,見微知著,這一論斷傳遞出了新一代領導集體“人民至上”的執政理念,展示了馬克思主義政黨的人民性,對執政黨建設規律的認識由此也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黨建話語經歷了由強調黨內自身建設到依靠制度建黨再到站在強國高度加強黨的建設的螺旋式上升。從闡釋學角度分析,黨建首先是一種文本與理論提升過程,其次是理論指導下黨建的全方位實踐,二者的互動軌跡清晰地展示了話語建構對黨建實踐的政治學價值及方法論意義,并表現了人民群眾對黨根基在人民、血脈在人民的馬克思主義政黨政治屬性的認同。

2.群眾路線的話語邏輯及實踐作用

群眾路線緣起于馬克思主義的群眾歷史觀,經由馬克思主義認識論分娩出來,是馬克思主義政黨的經典政治學話語,具有階級屬性、道德屬性及國際屬性,是黨的生命與軟實力,蘊含著深刻的話語邏輯及實踐意義。

群眾路線的文本意義與話語邏輯。追溯歷史,黨把群眾工作作為革命的根本要求是在1922年二大通過的《關于共產黨的組織章程決議案》,決議指出“黨的一切運動都必須深入到廣大群眾里面去”。1927年,伴隨大革命的失敗,農村問題、根據地建設問題,黨與紅軍、與群眾的關系問題都提上了日程。為此,中共六大《政治決議案》旗幟鮮明地提出:“黨底總路線是爭取群眾,黨要用一切力量去加緊團結收集統一無產階級底群眾,使他們圍繞著黨底主要口號。”同年10月,李立三首次使用了群眾路線,并進而形成了黨的群眾思想。抗戰時期,黨發出了抗日群眾運動的口號,尤其是1941年中央發布《關于調查研究的決定》后,毛澤東同志深刻論述了深入群眾進行社會調查與黨的政策制定之間的密切關系。從闡釋學的角度解讀,深入群眾這樣的話語表達已呼之欲出。是年,毛澤東同志著文從十二個方面對黨群關系作了專門闡釋,至此,密切聯系群眾成為了黨的重要原則,關于群眾路線的經典表述也同步出籠,“在我黨的一切實際工作中,凡屬正確的領導,必須是從群眾中來,到群眾中去……這就是馬克思主義的認識論。”這一樸實而形象化的話語道出了黨工作的起點、特點及落腳點,描述了群眾路線這一領導方法的基本路徑,至此,群眾路線成為黨的基本工作方式。

群眾路線的學理內涵與實踐運作。作為領導方法與工作原則,群眾路線在具體運作中集工作智慧的來源與價值落腳點于一體,實現了政黨理論與革命實踐的高度整合。其內涵從世界觀角度看,是相信群眾和依靠群眾;從方法論角度看,則包括來源于群眾進而回到群眾。群眾路線事實上經歷了自上而下到自下而上的深刻變革,反映了黨不斷適應群眾政治水平,因時因勢運動群眾,再到提高群眾政治水平,最終實現群眾運動的規律。革命年代,通過運用群眾路線,黨不失時機地動員群眾,培養群眾精英,取得了群眾的信任;改革和建設時期,通過運用群眾路線,樹立黨的政治權威、增強識別度、提升治理效能,最終實現回到群眾,服務群眾,奮輯前行。可以說,群眾路線是黨鞏固政治制度,進而推動治理體系現代化的助力與法寶。

群眾路線在政權建設中的動員效用。革命年代,黨通過群眾范疇的拓展實現了增速發展,并形成馬克思主義政黨特色工作方式。而群眾也完成了對黨從懷疑到信任、從依附向自主的轉變,最終建構了黨與群眾此彼相融、從此到彼的話語邏輯與實踐邏輯。從話語場域看,資料顯示,1937年黨對政權中的群眾拓展作出了專門規定,如明確提出將鄉村原有的貧農團或農民委員改名為農民會,成員拓展到中農、富農階層。之后,包括婦女代表會以及各類群眾團體、基層群眾組織的構成都接踵發生了拓展性變化。毛澤東同志還專門對選舉與被選舉的群眾范圍作了明確闡述。從實踐動員看,邊區政府在1944年的參議會上明確提出,在下年的普選中,群眾路線將被普遍應用。隨即召開的黨的七大上,劉少奇同志在關于修改黨章的報告中專門論述了群眾路線的性質,就如何貫徹群眾路線作了專門規定,并將其載入黨章。從林林總總的摸索與推進中不難看出,群眾路線已由政黨路線轉變為邊區政府的工作路線,群眾范疇的拓展與群眾路線的運作同步推進,通過話語動員推動權力關系變化及價值觀念更新,實現了群眾對于政權的認同。

3.群眾路線的話語闡釋在黨的政治建設中的效用

黨的政治建設作為新時代黨建理論創新中的新話語和新靈魂,其核心是緊扣民心,融民意、民智、民力于一體,實現黨的政治使命,“民”的理論品質和政治價值如何體現是衡量政治建設與黨的自我革命能力的一個標桿,從群眾路線的話語邏輯及實踐作用不難看出,它是黨長期執政的重要法寶,在黨的政治建設中具有獨特的效用。

群眾路線為政治建設規制了唯物主義歷史觀。唯物史觀替代進化論,是歷史研究的一大飛躍,對群眾在歷史推進中的地位與作用如何作出判斷是不同歷史觀的分水嶺。唯物主義科學史觀擺脫了歷史發展源于神的旨意、精英人物或隱秘力量等精神因素決定論,站在現實高度看待歷史、分析歷史、書寫社會形態,認同群眾是歷史的創造者。在這個群體構成中,新型無產階級因具有革命性、前瞻性與無私性,無疑成為了主導,發揮著凝聚群眾的核心作用。誕生于民族危亡時刻的中國共產黨作為這個階級的先鋒隊,秉持馬克思主義政黨人民性的品格,始終把群眾觀點作為自己的根本政治觀點,把爭取群眾作為工作的中心。在革命年代,廣大農民群眾支持并參加黨領導的革命是黨的理論得以順利傳播、革命目標適時調整的前提,是中國共產黨最終得以全國執政的關鍵,也是中國社會發生變革的重要因素。在改革和建設時期,黨無論是致力于自身建設還是政權政治實踐,其工作的落腳點都是群眾,這一治理特色一則反映了馬克思主義政黨的根本政治立場;二則反映了歷史唯物主義的真諦和本質特性。政治建設作為黨統領其他方面建設的靈魂,包括立場、方向、原則、道路、規矩等層面,群眾路線的運作理路及方法論意義為黨在政治建設中把握大局、提高執政能力發揮著極其重要的導引作用。

群眾路線為政治建設涵養了政治生態。把政治生態看作是破解黨內難題的關鍵的表述最早見于2013年,習近平總書記明確提出,“解決黨內存在的種種難題,必須營造一個良好的從政環境,也就是要有一個好的政治生態。”政治生態作為政治生活現狀與政治發展環境的風向標,是一種由各種政治力量互動而成的具有自發調節行為、確立基本目標的系統。話語生成的背后反映的是政黨的成長,黨的歷史進程顯示,我們黨始終強化宗旨意識,將自身建設與黨的政權建設同步推進,將政黨的發展壯大與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話語及理論成果相統一。在回應世界政黨變遷、應對西方話語挑戰的過程中始終強調黨建理論自覺,將建構黨建話語體系、推動政權建設與凈化黨內政治生態同軌跡演進,并基于此推動社會結構和意識形態不斷進行高度整合,進而形成一個良性循環的黨建場域。在這一過程中,群眾路線對黨的發展壯大不但具有方法論意義,而且是黨大量政治實踐的深刻印記。而政治生態作為黨建的動力結構和管黨治黨的檢驗標尺,事關黨內政治生活的政治性、時代性、原則性、戰斗性,其良性運行與合理張力需要群眾路線去涵養。

群眾路線為政治建設夯實了公信力。一般而言,歷史存在的現象需要到歷史本身中去探尋,即研究事物的內生演化。黨的自身建設和自我革命是由政黨所歸依的階級屬性和首要目標決定的,是黨在其內在理論品質推動下的一個成長過程。正如馬克思、恩格斯在《共產黨宣言》中提出的,共產黨人的最近目的是和一切無產階級政黨的最近目的一樣的:使無產階級形成為階級,推翻資產階級的統治,由無產階級奪取政權。為了這個目標,黨需要獲得信任,需要在群眾中樹立威信,即政黨的公信力。而就政黨的公信力而言,其決定性因素在于政黨的政治屬性、綱領和策略。政治屬性因具有內生特性,成為了政黨的根本屬性,并發揮著政黨的首要功能——政治功能,而綱領和策略則是政黨公開樹立的一面旗幟。《共產黨宣言》作為馬克思主義誕生的標志,是馬克思主義政黨的綱領,其全部立論可以歸結為一點:人民至上。可以說,獲取群眾的支持是政黨公信力提升的法寶。翻看黨的發展軌跡,中國共產黨作為這一立論的忠實堅守者和傳播者,政權建設中最具核心價值的是政治根基的拓展與穩定,并基于此形成對政權政治的高度認同。毋庸置疑,這種認同源自歷史,是人民的選擇,群眾具有至上的話語權和主導意義,群眾與黨的相互作用確保了政權的良性發展。在新時代的政治建設中,做好群眾工作在提升政黨公信力與夯實政治根基方面都不能缺席,惟其如此,才能使群眾在政治合法性中成為一種自然源泉,方可彰顯出黨的根基在人民,血脈在人民。

(文獻來源:《人民論壇·學術前沿》2020年第20期)

2021最新注册送白菜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