黨建工作

PARTY BUILDING TRENDS
黨建工作

中國共產黨認識公平正義地位的三重維度

來源:理論熱點 編輯: 陳文林 發布時間:2021-05-17


改革開放以來,中國共產黨始終高舉“共同富裕”旗幟,并朝此目標不斷邁進。當前,打贏脫貧攻堅戰、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成為舉國上下共同奮斗的目標。該如何理解黨制定這些戰略、方針和政策的基本出發點呢?從價值層面看,就是公平正義。學界對中國共產黨的公平正義思想研究成果十分豐富,但是專門、深入、全面地研究黨關于公平正義重要地位理論的成果尚不多見。梳理黨的文獻可以發現,中國共產黨對公平正義地位的認識是多維度的:從制度的維度看,它是社會主義的本質體現;從價值的維度看,它是社會主義的核心價值;從執政黨角色的維度看,它是中國共產黨自身的執政責任。這些觀點形成于社會主義制度背景和改革開放時代背景之下,是中國共產黨人對“三大規律”的深刻洞察與高度概括,具有時代性、主體性和原創性。相較于西方公平正義理論而言,中國共產黨人對公平正義重要地位的認識更加深刻和徹底。

一 從社會主義本質視角闡釋公平正義地位

公平正義是社會主義制度的本質體現,這是中國共產黨人在社會主義建設和改革歷史過程中得出的重要結論,是對“什么是社會主義”、“堅持和發展什么樣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等重大理論問題進行不懈探索而形成的重要理論成果之一。將公平正義放置于社會主義制度的本質層面來認識,是對馬克思主義公平正義理論精神內核的準確把握,是對人類社會發展規律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建設規律的深刻揭示。我們黨對公平正義是社會主義制度本質體現的認識,經歷了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

(一)“共同富裕”的公平正義意蘊

改革開放之初,黨從體現社會主義優越性的角度,將“共同富裕”視為改革的“兩條根本原則”之一和“全部政策的基本出發點”。隨著改革的持續推進和認識的不斷深化,“共同富裕”逐漸被提升到社會主義本質的高度。1990年,鄧小平強調社會主義不能“搞兩極分化”,必須“共同致富”,因為“社會主義最大的優越性就是共同富裕,這是體現社會主義本質的一個東西”。黨的十三屆八中全會也指出,“實現共同富裕,是社會主義制度的本質要求,是廣大群眾的普遍愿望”。1992年,鄧小平在南方談話中系統地提出了社會主義本質論,明確指出“最終達到共同富裕”是社會主義本質最核心的內容。這一著名論斷為進一步解放思想、推動改革進程提供了理論指導,隨后被寫進了黨的十四大報告。江澤民在黨的十四屆五中全會閉幕時講話強調:“實現共同富裕是社會主義的根本原則和本質特征,絕不能動搖。”黨的十四屆五中全會在制定“九五”計劃和2010年遠景目標的建議中提出:要“逐步縮小地區發展差距”和“解決好社會分配不公”,“最終實現共同富裕”,因為這是“體現社會主義本質的重要方面”。在確立“共同富裕”目標和探尋實現“共同富裕”道路的過程中,黨一直將“剝削”、“兩極分化”和“分配不公”等作為其對立面加以嚴格防范。原因在于,剝削制度是社會不公的制度根源,兩極分化是分配不公的社會結果,而社會主義在本質上是一種追求平等的、“共同富裕”的、具有公平正義屬性的社會制度,它與“剝削”和“兩極分化”不能共容。

(二)公平正義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內在要求

本世紀初,由于我國經濟發展與社會全面進步之間的結構性矛盾日益突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建設被提上議事日程。十六屆四中全會指出,要“把和諧社會建設擺在重要位置”、“促進社會公平和正義”。胡錦濤強調,公平正義是社會主義和諧社會的基本特征、總目標和總要求,維護和實現社會公平正義,是黨“堅持立黨為公、執政為民的必然要求,也是我國社會主義制度的本質要求”。十六屆六中全會再次作出“社會和諧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本質屬性”的重要論斷,并指出“社會公平正義是社會和諧的基本條件”。這些論述不僅深化了黨對社會主義本質的理論認識,也闡明了公平正義之于社會主義本質彰顯的前提性意義。2007年初,溫家寶總理在闡述我國政策時指出,“解放和發展生產力”與“逐步實現社會公平與正義”,是鞏固和發展社會主義的兩大任務,社會公平正義是“社會主義本質所要求的”。黨的十七大報告也明確宣告:“實現社會公平正義是中國共產黨人的一貫主張,是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重大任務。”將“實現社會公平正義”確立為重大歷史任務,與“解放和發展生產力”等而視之,是從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基本規律層面揭示公平正義與社會主義的邏輯關系。在紀念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召開三十周年大會上,胡錦濤首次提出“實現社會公平正義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內在要求”,并認為“堅持效率和公平有機結合才能更好體現社會主義的本質”。黨十八大報告重申,“公平正義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內在要求”,在新的歷史條件下要奪取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勝利,“必須堅持維護社會公平正義”。從“發展”到“科學發展”、從“共同富裕”到“社會和諧”,在此過程中,“公平正義”一詞開始高頻次出現在黨的文獻中,表明我們黨已充分認識到在新發展階段促進社會公平正義的重要性:沒有公平正義,解放和發展生產力就失去了本來意義;沒有公平正義,“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重大任務”就沒有完成;沒有公平正義,社會和諧這一“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本質屬性”就不能彰顯;沒有公平正義,就不能實現“共同富裕”,社會主義制度的優越性也無從體現。由此可見,公平正義是社會主義本質的重要體現,是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所必須完成的任務和目標,因而它是社會主義制度的內生價值,是“內在”的而非外在的“要求”。

(三)公平正義是奪取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勝利的基本要求

進入新時代,在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全局視域下,促進社會公平正義與黨的治國理政方略緊密結合,成為一切工作的出發點和落腳點。十八大報告提出,“堅持維護社會公平正義”是“奪取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勝利”的“基本要求”。習近平在主持十八屆中央政治局第一次集體學習時也指出,這些“基本要求”,“是最本質的東西”,“表明我們黨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規律的認識達到了新水平”。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從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全局出發,逐步提出并形成了“四個全面”的戰略布局。“四個全面”是對新形勢下黨和國家各項工作的戰略謀劃,體現了中國共產黨堅定不移促進社會公平正義、為人民創造美好生活的信心和決心。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是共同富裕的階段性目標,是實現社會公平正義的關鍵一步。習近平指出,“消除貧困、改善民生、逐步實現共同富裕,是社會主義的本質要求,是我們黨的重要使命。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是我們對全國人民的莊嚴承諾”。全面深化改革是促進社會公平正義的根本途徑,改革的重點就是要解決好效率與公平的深層次矛盾。習近平強調,全面深化改革的關鍵是要“進一步實現社會公平正義”,“必須以促進社會公平正義、增進人民福祉為出發點和落腳點”,“改革既要往有利于增添發展新動力方向前進,也要往有利于維護社會公平正義方向前進”。推進全面依法治國,是維護社會和諧穩定、促進社會公平正義、確保黨和國家長治久安的根本性制度保障。習近平指出,公平正義是法治的“生命線”,“我們要全面推進依法治國,用法治保障人民權益、維護社會公平正義、促進國家發展”,全面依法治國“必須緊緊圍繞保障和促進社會公平正義來進行”。全面從嚴治黨為維護社會公平正義提供強大組織保障。只有全面從嚴治黨,才能堅守黨的根本,為人民添福祉,為社會謀公平。習近平坦陳,“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宗旨決定了我們必須追求公平正義,保護人民權益、伸張正義”,要做到這一點,“首先中國共產黨的事情要辦好”。“四個全面”清楚回答了促進社會公平正義的方向、動力、制度和組織保障等一系列基本問題,同時也擘畫出了建設社會主義公平正義社會的路線圖。

中國共產黨人將公平正義看作是社會主義的本質體現,并將之付諸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全面實踐,符合馬克思主義的基本原理和基本精神,是對馬克思主義公平正義理論的豐富和發展。正確理解公平正義是社會主義的本質體現,首先要清醒地認識到:當前中國社會的公平正義問題不是由社會主義制度本身造成的,不能因為存在不公正現象而否定社會主義制度的公平正義屬性。現階段的問題主要是發展不足的問題,是生產力尚未充分釋放和不均衡生長,無法滿足人民美好生活需要而引起的矛盾。化解矛盾的唯一出路是進一步解放和發展生產力,通過促進經濟社會既充分又平衡的發展和不斷改革完善社會主義各項制度、體制和機制,協調處理好各種社會利益關系,實現社會公平正義。

正確理解公平正義是社會主義的本質體現,還需要防止兩種錯誤觀點:一是“速勝論”,二是“決勝論”。“速勝論”認為,既然公平正義是社會主義的本質體現,那么在社會主義制度建立起來后,就可以發動一切力量、動用一切手段,盡快消除各種社會不平等現象,實現社會公平正義。“決勝論”則認為,既然公平正義是社會主義的本質體現,那么我們只要堅持高舉社會主義旗幟,一心一意謀發展,等到條件成熟時就可以畢其功于一役,張開懷抱迎接公平正義的到來。這兩種觀點都沒有正確把握促進公平正義與堅持發展社會主義之間的辯證關系,前者犯了急躁冒進的錯誤,后者犯了拖延保守的錯誤。只有既不超越社會主義發展階段盲目追求不切實際的公平正義,也不忽視社會主義發展過程中的突出問題而不斷促進公平正義,才是真正堅持和發展社會主義。

二 從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視角詮釋公平正義地位

現實物質世界同時也是一個價值世界,每種社會形態都有體現其社會制度本質的、穩定的價值取向和價值追求。中國共產黨人認為,公平正義是社會主義的核心價值。溫家寶多次闡述公平正義在社會主義核心價值體系中的崇高地位,他認為“公平正義是社會主義國家制度的首要價值”,“比太陽還要有光輝”。習近平也指出,“公平正義是我們黨追求的一個非常崇高的價值”,要“把促進社會公平正義作為核心價值追求”。黨的十八大報告提出“三個倡導”,確認公正是社會主義核心價值之一。將公平正義作為社會主義的核心價值加以重視,正是因為它體現了社會主義制度和意識形態的性質,體現了人類社會的前進方向,“具有引導人類文明進步的普遍世界歷史意義”。

(一)公平正義是社會主義的核心價值理念

“所謂核心價值理念,是一個價值觀系統中,占據基礎性和根本性地位的觀念。”公平正義之所以是社會主義而非其他社會形態的核心價值理念,主要體現在其現實性與徹底性上。封建思想家提倡公正,是以維護封建皇權和等級制度為前提的,君君臣臣、父父子子,“貴賤有等、長幼有差”,就是他們追求的公平正義。資產階級思想家也曾高舉公平正義的大旗,主張“自由、平等、博愛”,但隨著社會財富不斷匯聚到極少數壟斷資本家手中,“自由”就成了沒有靈魂的“軀殼”,“平等”幻化為“皇帝的新裝”,“博愛”只在宗教信徒間流傳。馬克思主義第一次科學地揭示出社會不公的制度根源,主張徹底消滅私有制和剝削制度,建立以全社會共同占有生產資料為特征的公有制和無產階級專政,為真正實現公平正義掃清道路。中國人民選擇馬克思主義,正是因為它具有基于現實、符合規律又立意高遠的公平正義核心價值理念,為我們追求和實現公平正義社會理想提供了科學理論指導。

公平正義理念在中國共產黨人的奮斗史中發揮著指引性作用。在建立“一個獨立、自由、民主、統一和富強的新國家”夢想驅動下,以毛澤東為代表的中國共產黨人帶領人民奪取革命勝利,實施社會主義改造,建立社會主義制度,發展社會主義經濟,從而為建設公平正義的社會主義社會奠定了堅實的思想基礎、制度基礎和物質基礎。在“逐步實現共同富裕”目標的引領下,以鄧小平為代表的中國共產黨人帶領人民在實踐中找到了建設社會主義公正社會的正確道路——通過發展求公正,在理論上開創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為提出公平正義的社會主義本質體現論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論奠定了思想認識基礎。以江澤民為代表的中國共產黨人帶領人民建立起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進一步澄清了將公平正義等同于平均主義的錯誤認識,并從執政黨的歷史角色和歷史責任角度,闡明了中國共產黨始終致力于增進人民福祉、促進公平正義的初心和宗旨。以胡錦濤為代表的中國共產黨人在新的歷史形勢下提出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戰略任務,明確公平正義是社會主義和諧社會的“基本特征”和“總要求”,進而形成了公平正義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內在要求”、是“社會主義的核心價值”等重要理論創新。以習近平為代表的中國共產黨人創造性地回答了在新時代“堅持和發展什么樣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怎樣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重大時代課題,形成了以“四個全面”為柱梁的新時代治國理政方略。“四個全面”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始終把增進人民福祉、促進公平正義作為國家治理的出發點和歸宿,公平正義核心價值理念廣泛覆蓋和作用于全部社會領域。

(二)公平正義是社會主義的核心價值目標

所謂核心價值目標,是指在目標體系中具有本源性和統帥性地位的價值取向和價值追求。從科學社會主義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在價值理想體系中,公平正義作為社會主義核心價值目標的地位從未改變。馬克思主義者堅信,對公平正義的追求決不能停留在觀念批判和道德吶喊層面,而是要與社會現實的改造有機地結合在一起,要到生產力與生產關系的矛盾運動中去尋求解決。只有將公平正義目標建立在科學規律的基礎上,才是可能的、真實的。

隨著中國共產黨人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基本規律認識的不斷深化,公平正義這一社會主義核心價值目標在實踐中變得更加鮮活和生動。“共同富裕”、“全面小康”、“和諧社會”以及“美好生活”等話語,不僅賦予了公平正義以鮮明的中國文化色彩,而且清楚地展現了公平正義實現的過程性特征。“共同富裕”是富裕與公平的結合,是生產力充分發展與生產關系高度協調的有機統一,是社會主義制度本質的規定,也是公平正義在社會主義階段的最高表現形態。但是,全體人民邁向“共同富裕”的道路是要一步一步走出來的。我們的首要目標是解放和發展生產力,改善人民生活,使之達到“小康”水平。當然,社會主義公平正義所要求的“小康”是“全面小康”,它不只是物質的“小康”,而是“五位一體全面進步”;不是少數人的“小康”,而是“惠及全體人民的小康”;也不是個別地區的“小康”,而是“城鄉區域共同的小康”。“全面小康”既關注發展的水平問題,也關注發展的平衡性、協調性和可持續性問題,它在目標狀態上表現為“經濟更加發展、民主更加健全、科教更加進步、文化更加繁榮、社會更加和諧、人民生活更加殷實”,這是公平正義理想在當前時期的內容和要求。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要求將維護社會公平正義作為其重要內容,即是要不斷促進與經濟社會發展水平相符合的公平正義,實現經濟發展與社會公平正義的良性互動,營造和諧社會氛圍。所以,社會和諧也是公平正義在不同發展階段得以實現的外在體現。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背景下,“美好生活”表明公平正義目標又有了新內容和新要求。公平正義不是抽象的,而是具體的,不是靜態的,而是動態的,它要通過滿足人們不斷變化和增長的需要來被感知。從“物質生活需要”到“美好生活需要”,反映了公平正義內涵的不斷擴充和質量的不斷提升。所以,“美好生活”是公平正義目標在新時代的新表達。

(三)公平正義是社會主義的核心價值標準

所謂核心價值標準,是指進行價值評判的根本尺度。馬克思主義確信:給人以真正的自由和真正的平等,是社會主義優越于資本主義的價值根源。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話語體系中,“共同富裕”一詞是與之最貼切的表達,“共同”意味著“平等”,“富裕”是獲得“自由”的前提。鄧小平多次指出,“社會主義不是少數人富起來、大多數人窮”,“如果僅僅是少數人富有,那就會落到資本主義去了”,“如果導致兩極分化,改革就算失敗了”。“共同富裕”與“兩極分化”,描述的是經濟社會平等程度的兩種對立情形,前者是社會主義的本質屬性,后者是資本主義的歷史宿命。所以,評判不同社會制度的優劣,最終都歸結于一個標準,就是看它到底是促進了社會的公平,還是加劇了社會的不平等。

公平正義的核心價值標準的地位和作用,不僅體現在其是對社會制度進行整體價值評判的根本依據,也體現在它是評判我們各項事業和工作的根本依據。例如,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不僅要看總量和速度,而且要看全面性要求是否落實到位,即社會公平正義的質量和水平是否有實質性的提升。如果“發展不平衡、不協調、不可持續問題更加嚴重,短板更加突出,就算不上真正實現了目標”。全面深化改革成功與否,關鍵要看是否把促進社會公平正義、增進人民福祉作為出發點和落腳點。如果改革成果不能惠及全體人民,“不能創造更加公平的社會環境,甚至導致更多不公平,改革就失去意義”。全面依法治國“必須緊緊圍繞保障和促進社會公平正義來進行”,如果脫離了公平正義的價值軌道,我們的法律就會喪失權威,就難以發揮“統籌社會力量、平衡社會利益、調節社會關系、規范社會行為”的重要作用。“人民當家作主是社會主義民主政治的本質特征”,是公平正義在政治領域的必然要求。只有人民當家作主制度體系越健全,規范化、程序化水平越高,人民民主在形式和內容上越統一,人民的民主權利、平等參與和平等發展權利才越有保障。保障和改善民生是社會建設的重中之重,發展教育、擴大就業、脫貧攻堅、提高人民收入水平、建設社會保障體系等工作,也以是否不斷滿足了“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不斷促進社會公平正義”為衡量標準。總之,在新的歷史背景下,公平正義原則已經深深嵌入到社會主義政治、經濟、文化和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是影響和決定所有社會變革活動性質、方向和深廣度的最重要因素,是評價國家和社會治理一切工作成敗得失的“黃金標準”。

中國共產黨人視公平正義為社會主義的核心價值,與羅爾斯“正義是社會制度的首要德性”觀點相比,既有理論內容上的差別,又有思想高度上的超越。首先,在公平正義的價值來源上,羅爾斯并不認為公平正義是社會制度自身內生的價值,而是要通過精巧設計將公平正義價值外賦予制度;馬克思主義者則主張,社會主義制度本身就具有公平正義的特質,公平正義是其本質體現和內在要求,是社會主義制度內部生發出來的崇高價值。其次,在公平正義的價值地位上,羅爾斯賦予正義價值以“首要”地位,是在資本主義這一大的社會歷史前提下,以具體的社會體制機制為對象,將正義與其他價值相比較而提出的。事實上,在資本主義的社會制度結構中,超越階級對立、維護多數人自由平等權利的正義不僅是不可能的,也是與其基本制度框架根本不相容的。馬克思主義者則認識到,在社會主義制度體系中,公平正義與其他價值如效率、富強、民主、自由等之間是共融互通、相互促進的關系,在公平正義價值的統領下,其他美好價值均能得到最充分的展現。所以,公平正義不僅是一般制度、體制、機制的“首要”價值,而且是社會形態層面的社會主義制度的“首要”價值,它在整個社會主義價值體系中都具有“核心”地位。

三 從中國共產黨執政責任視角認識公平正義地位

“執政責任”是指“一個執政黨基于執政所建構的一系列涵蓋權力與責任、權利與義務、承諾與踐行、規范與懲治等基本范疇的政治關系、法律關系、倫理關系的綜合統一體,是執政黨對國家和人民的職責擔當”。作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執政黨,作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事業的堅強領導核心,中國共產黨集中代表人民行使權力,享有具體管理國家和社會事務的權利,理所當然地在政治上、法律上和道義上擔負著相應的執政責任。這個執政責任,從民族進步高度看,是要引領中華民族邁向偉大復興;從國家建設層面講,是要帶領人民建設一個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美麗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從社會治理維度論,是要促進和實現社會的自由、平等、公正與法治;從人的發展角度說,是要不斷滿足人民的美好生活需要,促進人的全面自由發展。因此,促進社會公平正義是中國共產黨承擔執政責任的重要內容,中國共產黨人對此也保持著理論上的高度清醒和實踐上的高度自覺。

(一)公平正義執政責任是由黨的性質和宗旨所決定的

中國共產黨自成立始,就將自己定位為無產階級的政黨,以在中國實現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為最終目的。社會主義革命、建設和改革不斷取得成功的事實表明,真正站在最廣大人民群眾的利益立場,為民族謀復興、為人民謀幸福,是中國共產黨的初心和使命,也是中國共產黨的獨特性和先進性之所在。黨的七大在黨的章程中第一次明確闡述了自身的性質和宗旨,“中國共產黨,是中國工人階級的先進的有組織的部隊”,“代表中國民族與中國人民的利益”,共產黨人“必須具有全心全意為中國人民服務的精神”。新中國成立后,中國共產黨從革命黨轉變為執政黨,執政地位的確立,意味著黨所肩負的責任也隨之發生了改變。“我們要負擔什么責任呢?在過去我們無非是鬧革命,革命勝利以后,我們黨執了政,掌了權,就要擔負起把國家引導到社會主義道路上去和進行建設的艱巨任務。”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建設面貌日新月異,形勢不斷變化,但由自身性質和宗旨所決定的黨的執政責任核心始終不變,那就是帶領人民追求美好生活、建設社會主義、實現民族復興。江澤民指出,“黨的全部任務和責任,就是為人民謀利益,團結和帶領人民群眾為實現自己的根本利益而奮斗”,“黨要承擔起推動中國社會進步的歷史責任”。進入新世紀新階段后,改革發展風險越來越大,新情況新問題層出不窮,黨中央深刻意識到“黨的執政地位不是與生俱來的,也不是一勞永逸的”,“只有一心為公,立黨才能立得牢;只有一心為民,執政才能執得好”,進而做出加強黨的執政能力建設的重大決定,推動科學執政、民主執政、依法執政,以把自身建設成為一個“立黨為公、執政為民的執政黨”,堅持“為人民執好政、掌好權”。胡錦濤強調,“以人為本、執政為民是我們黨的性質和宗旨的集中體現,也是我們黨一貫的政治主張和執政理念”。

中國共產黨的性質和宗旨決定了黨的一切工作必須以人民為中心,為人民謀福祉。只有堅持權為民用、情為民系、利為民謀,堅定不移地實現好、維護好、發展好最廣大人民的根本利益,確保改革發展成果最大程度惠及全體人民,黨的執政基礎才能更加牢固,執政合法性才會更加充分。因此,在經濟社會發展進程中,回應人民的公平正義訴求、協調社會利益關系,促進社會更加公平正義,就是我們黨必須面對的重大歷史任務和必須肩負的重要執政責任。對此,黨中央始終保持清醒,反復強調維護和實現社會公平正義的重要性,指出公平正義“是我們黨堅持立黨為公、執政為民的必然要求”,“是中國共產黨人的一貫主張”,“是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重大任務”,“是我們黨追求的一個非常崇高的價值”,是由“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宗旨決定”的歷史使命和歷史責任;要求每個共產黨人要把“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作為自己的“奮斗目標”,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擔當起該擔當的責任”。這充分說明,公平正義不僅是人民和時代的呼喚,也是黨始終保持先進性的內在要求,基于自身的性質和宗旨,黨必須將維護和實現社會公平正義作為自身義不容辭的責任。

(二)公平正義執政責任是辯證認識權力與責任關系的基本結論

如何看待手中的權力,如何使用手中的權力,行使權力為誰服務,是辨別一個執政黨性質及其所代表利益的最直接依據。馬克思主義認為,人民是國家的主人,一切權力屬于人民。我國憲法也明確規定,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之后,中國人民掌握了國家權力,成為了國家的主人。所以,中國共產黨的執政權力來自于人民,為人民掌好權用好權是天經地義的事。江澤民指出,領導干部要樹立正確的權力觀,只有把這個問題搞清楚弄明白了,才能正確地看待和運用手中的權力,才能當好人民的公仆。概括起來,就是要時刻牢記“中國共產黨的執政地位、社會主義國家的一切權力都是來自于人民的”,“信守為人民掌握和行使權力的正確原則”,自覺接受人民對權力的監督,運用人民賦予的權力為人民謀利益,“絕不能把它變成牟取個人或少數人私利的工具”。習近平也指出,“馬克思主義權力觀,概括起來是兩句話:權為民所賦,權為民所用。前一句話指明了權力的根本來源和基礎,后一句話指明了權力的根本性質和歸宿”,可見中國共產黨人對手中所掌握的權力始終保持著理論上的清醒,充分認識到“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是我們黨的唯一宗旨,也是馬克思主義權力觀同資產階級權力觀的根本區別”。

權力意味著責任,在中國共產黨人看來,權力就是責任。“權力的行使與責任的擔當緊密相聯,有權必有責”,“權力不論大小,只要不受制約和監督,都可能被濫用”,都必然成為危害人民利益的洪水猛獸。要實現國家治理的現代化,就必須把權力裝進制度的籠子里,把確保黨正確行使執政權力納入法治軌道中,建立完善的權力制約機制。權力制約最有效和最重要的內容,就是賦予權力以同等的責任。世界上沒有無責任的權力,也沒有無權力的責任。即使在社會主義制度下,也必須使權力與責任達成適度的均衡,以保證權力的人民性和正常運行。既然黨的執政權力是人民賦予的,那么黨行使執政權力,就一定要以增進人民福祉、促進社會公平正義為出發點和歸宿,肩負起實現好、維護好和發展好最廣大人民根本利益的重大責任。權力運行惠及大多數人,使全體人民都能共享經濟社會發展成果,實現自由全面發展,這正是公平正義所要求的。所以,公平正義執政責任就是中國共產黨正確處理權力責任關系,在馬克思主義權力觀指導下自覺約束手中的執政權力,主動承擔用權為民執政責任的重要內容和基本要求。

(三)公平正義執政責任是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基本經驗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建設的歷史經驗表明,公平正義在不同歷史階段的內涵和要求各有不同。在改革開放之初,打破平均主義,解決溫飽問題,保障人民的生存權和發展權就是最大的正義;當生產力水平快速提高,經濟與社會之間的發展差距增大,而且這種差異對整體社會進步造成極大牽絆的時候,公平正義的訴求就更多地指向了權利和利益分配的平等性。更加關注發展的平衡性問題,有效統籌城鄉、區域、行業和不同群體之間的利益關系,成為當前歷史時期促進社會公平正義的重要內容。正是因為認識到這一新特點與新變化,黨從進入新世紀以來就高度關注人民對公平正義的新要求,從而把促進社會公平正義視為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重大任務。經驗告訴我們,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不僅要發展,而且要公平正義。堅持發展水平和公正水平的相互促進與螺旋式上升,才真正把握住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發展的內在規律,才真正堅持和發展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

黨把促進社會公平正義視作與發展同等重要的“重大任務”,也自覺將其視為自身不可推卸的執政責任。在具體的執政實踐中,黨和政府逐漸明晰了切實擔當公平正義執政責任的方式和路徑,即“從‘大社會’著眼”、“從‘小社會’著手”,不斷完善社會管理,促進社會公平正義。一方面,以保障和改善民生為重點,通過優先發展教育、實施擴大就業、改革收入分配、完善社會保障、推進脫貧攻堅和促進全民健康等具體舉措,努力滿足人民對“更好的教育、更穩定的工作、更滿意的收入、更可靠的社會保障、更高水平的醫療衛生服務、更舒適的居住條件、更優美的環境、更豐富的精神文化生活”的期盼,不斷提升全體人民的獲得感和幸福感。另一方面,是從經濟、政治、文化、社會和生態“五位一體”總體布局的“大社會”視域綜合考慮,協調推進社會公平正義問題的逐步解決:除著力解決人民最現實最關心最直接的民生問題,使人民真切感受到社會的公平正義外,還通過創新發展理念,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推動實現更高質量、更有效率、更加公平、更可持續的發展,在發展中促進社會公平正義;通過建立健全人民當家作主制度體系,發展社會主義民主政治,更好保障人民民主權利和社會公平正義;通過培育和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引導人民樹立社會主義民主法治、自由平等、公平正義理念,充分發揮公平正義價值的思想引領作用;通過法治國家、法治政府、法治社會的一體化建設,不斷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體系,為維護社會公平正義提供最可靠的法治保障,等等。

總之,對社會主義公平正義重要地位的科學揭示,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公平正義理論大廈建立的基石,也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公平正義理論的重要組成部分。中國共產黨從社會主義制度本質的高度認識公平正義,把它視為社會主義的本質要求和體現,視為社會主義的核心價值,并將促進社會公平正義看作執政黨自身不可推卸的重大責任,在高度和深度上均超越了西方社會對公平正義的認識。梳理黨對公平正義重要地位的認識維度、認識過程和基本結論,既有助于我們從理論上深刻理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公平正義理論的發展脈絡和基本精神,夯實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之石、價值之基、動力之源;也有助于我們在實踐中準確把握共享發展理念、“四個全面”戰略布局、區域發展戰略規劃、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社會保障體系建設以及脫貧攻堅等重要思想、戰略和政策的基本出發點,清醒認識在新時代促進社會公平正義的艱巨性、復雜性及其重大歷史意義。

(文章來源:四川師范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21年02期)

2021最新注册送白菜网站